京宜哥--《益阳日报》数字报刊
数字报刊首页 | 益阳日报 | 益阳晚报 | 清风新风 | 神韵安化 | 魅力桃江 | 幸福沅江 | 益阳新闻网
上一版 下一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第A05版 桃花江  标题导航
   京宜哥
   榨南湖
   那位不曾见面的“亲们”
   南洞庭(外一章)
   端午里的乡愁
   益阳方言文化专栏·寻根说字
A05 桃花江 2017.5.19 星期五

京宜哥

  
  萧骏琪
  京宜哥,熊姓,比我大十多岁,但并不妨碍我们称兄道弟。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吧,我种着家中的四亩多责任田,可劳动力仅我一个。父亲双目失明,祖母年事已高。那个时候,种田完全是凭体力,靠一个人把四亩多责任田从播种到收割进仓,显然是不可能的!办法只有一个:换工!
  京宜哥豪爽善饮,而且生性幽默,这似乎就是共同语言。发生在你身边的某种事,他会认真地用另一种方式(诙谐)一本正经地说给你听,引起一场开怀大笑。而他仍严肃地望着你,好像那些笑声不与他相半点干似的,这就是定力。
  京宜哥人缘好,家里天天宾客盈门。特别在冬季!冬天是农民的农闲时节,他家里常常灯火通明,一屋人围在火炉边,一边喝酒,一边争论着什么,而京宜嫂总是文静地往火塘里添着木柴,看到吊锅里的菜少了,忙铲上几铲肉片青菜萝卜什么的,往往几个小时,气氛几度推上高潮……客人们尽兴后,隔得近的便踉踉跄跄地回家,隔得远的便留宿!
  双抢是农民最忙的季节,也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。往往十余人在泥泞的稻田里忙活半天,再担上百几十斤水谷子到家。记不清是哪一年了,也仍是一个闷热的六月,在京宜哥的责任田里忙了半天,再把那担沉重的水谷子担到禾场,漱洗后,准备吃饭、喝酒,也能躲避一下中午最毒的太阳。
  不料,天不作美。吊锅挂好,肉片刚放锅,雷阵雨来了,刚晒得半干的稻谷眼看会淋湿,帮忙的人二话不说,冲进禾场,七手八脚地收谷子。十余分钟后,谷子收进了屋,人们喘了口气,进屋,坐定。不知谁喊了声:锅里的肉呢?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聚在锅里:里面空空如也!再看,京宜哥家那条名叫白狮的大白狗匆匆走出门外,然后就阶基躺下来,眯着眼睛,满足地舔着嘴……
  二十多年以前吧,时间约是农历十月,京宜哥四十岁生日,生日前一天,鞭炮声炸响着,有人在门外大喊:熊京宜,恭喜你啊!那种善意的玩笑引起了一阵阵的哄堂大笑。而四十岁的寿星,真诚地微笑着,迎出了门外……
  那晚由我陪客,那时我也只是二十余岁吧,坐的那桌有铁锚村的支书、会计外,其余都是一些开惯了玩笑的熟人。也就没有拘束,拿着酒瓶,依尊到幼斟酒。和我同板凳的瞿克军,同村兼同学,平时关系也铁。那夜我清楚地记得:我敬克军酒时,他来者不拒,等我再敬其他人时,他把我喝了一半的酒杯,倒进我刚敬给他的酒,而自己把仅剩的小半杯酒一饮而尽,以示豪爽。当时,我突然有一种被玩弄了的感觉:克,你彪(乡下俚语,与喝、吃同义,贬义词)得就彪,彪不得就不彪罢!那时我肯定是认真地说的,而随即爆发的哄堂大笑肯定是开怀的……
  点点滴滴的往事仍在回忆中,而且拂之不去,从那个时候起,我是京宜哥家三千食客中的一个。到他家里,百分之百是蹭酒而去,满足而归……
  仍如前文一样,后来,我去了汉寿,而且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。但对于京宜哥一家,还有我昔日的朋友们,仍然是念念不忘。
  现在有了微信,京宜哥也便是我微信好友之一。现在的农民,农闲时节比以前多了,在家闲不住,咋办?聪明人总会有聪明的办法:他搞了一些餐具、蒸笼、桌椅出租,兼带养养蜂,倒也老有所养。儿子女儿都成家了,也可安心静养,尽管他还只有六十多岁,尽管他的体质仍如以前……
  京宜哥,什么时候还和以前一样,围着一口吊锅,大碗酒,大块肉,酒碗一碰,溅出乡下人豪爽的酒花!一笑,一饮而尽,亮出碗底,嗯,我已喝完,你呢?彪得就彪,彪不得就不彪了罢!
  
     
益阳日报社 | 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业务联系 QQ:55803228
版权所有 益阳新闻网
 
Copyright @ 2012 YYRB.cn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