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午里的乡愁--《益阳日报》数字报刊
数字报刊首页 | 益阳日报 | 益阳晚报 | 清风新风 | 神韵安化 | 魅力桃江 | 幸福沅江 | 益阳新闻网
上一版 下一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第A05版 桃花江  标题导航
   京宜哥
   榨南湖
   南洞庭(外一章)
   端午里的乡愁
   益阳方言文化专栏·寻根说字
   那位不曾见面的“亲们”
A05 桃花江 2017.5.19 星期五

端午里的乡愁

  
  刘群华
  记得我少年时,村里率先买了一条小巧玲珑的龙船,突啦突啦地邀一伙人去江上划。这些划龙船的人颇牛,累了,休息的时候,不是小姑娘靓妹子硬不准旁人上船逛,像我们这些黑漆的小伢子更是不可能的。至于到船头去擂鼓,也必须是有面子的人。
  有一年村里要赛龙船,附近几个村的几条龙船都来了。端午节前那几天,江上船来船往,一条街也空前热闹。我与几个伙伴商量,跟着龙船看比赛时趁大人没注意,悄悄爬进一条双层指挥船,麻利地躲了起来。
  那一次机会也好,原来进村一趟出村一趟的龙船,这趟没多少大人出去。我们坐在船上等,比等过年还难熬。当太阳爬上了对面山,船长在好多大人的嚷嚷里慢吞吞出来。他叼着一支烟,把船发动,出了村。
  船到了江心,我们从座位底下爬出来,从窗口看去,两边的山树河流急速地往后卷。此刻我心里那个高兴啊,就抑制不住,在船里不由地嘎嘎的手舞足蹈起来。船长起先没发觉,一心看前面,转动着方向盘。后来听见我们的叫嚷,转头瞄了一眼,诡异地笑,踩脚油门,一去二三十里。
  三十里的外面是个小镇。过端午节的小镇上红彤彤亮晶晶的,两排飞檐下的木房里陈列了五花八门的东西,吃的用的都有。有些我在村里见过,有些没见过,比方说地摊上的小人书,我是没见过的。
  我蹲在老头的摊前,翻了翻一本小人书,读了读,手不释卷。老头瞟了我一眼,说:“买啊,很好看的。”我看了看价:八分。便摸了摸口袋,钱少了啊。我想,这本《三毛流浪记》我一定会买回去!
  当我们在陌生的街上逛了一圈,天色逐渐已晚,才意犹未尽地决定回村。我们一路上叽叽喳喳分享着彼此的见闻,沿着山路返回,脚步轻松,不觉得累,只感到兴奋新奇。
  这一年的端午,是我们第一次出村子。后来我们边走边回味外面的乐趣,脑壳里只有两个字:出去!“出去”是山里孩子见到外面世界的唯一一条路。
  记忆中,我知道好多同学读到初中还没出过镇,读到高中,也只知道自己的县城。狭窄的视野,纵使我们有千般的想象,也想象不出具有现代文明气息的外面的样子,也无缘梦到火车、飞机、大海、草原!无知的事情还会有。长大了,当我第一次坐电梯,忐忑着不敢进;当第一次坐地铁,茫然地不会放蓝色的塑料扣;当我第一次坐飞机,笨拙地不会系安全带……
  很多的第一次,在高楼大厦、人山人海的都市里,令我出了很多的丑,令我尴尬过自卑过。从此,我们开始学会了认识和融入都市。当我学会了,人也老了,孩提时热爱出去的渴望淡了,厌恶了,新鲜好奇的想法也麻木了。我回顾一个个我,我身上如今涂满了染料,我盯着陌生的自己,一种被遗弃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  我要回去。于是我从城里跑出来,看少年时质朴的寨子,还有远方的一片山和奔放的江,或者宁静或者散淡。
  我对少年时久违的端午节怀念起来。
  去年,我回到了故乡,住在我第一次出村时见到的那个小镇上。这个小镇,当年的陈旧已如风吹了般没了痕迹,横卧在我眼前的资江也无滩头,深蓝荡漾的水,因一个电站的蓄水而面目全非,江被驯服得如一只温柔的小猫。
  那一天应该是端午,棕香流溢。我驾着车转了几圈小镇的大街小巷,当年那个卖小人书的地方,也不复有老头的影子。在这个端午,我不能找到我单纯的童年了,以及那个五彩斑斓的童话。
  这时,我突然听到江上传来赛龙船的吆喝。我如一只阔别的轻盈的燕子,在空中盘旋,终于找到了我的端午,以及我端午节时的家!
  
     
益阳日报社 | 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业务联系 QQ:55803228
版权所有 益阳新闻网
 
Copyright @ 2012 YYRB.cn, All Rights Reserved